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杨威:既有施救他人的智慧 同时要懂得自我保护

2018-12-07 19:45:56
杨威:既有施救他人的智慧 同时要晓得自我保护 主持人:有评论说,小悦悦事件之所以发生,归咎于之前有几个见义勇为反被诬的事件。

南京的彭宇案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看一下。

五年前南京的市民彭宇就是左边的这位男士,在公交车站扶起了一个摔倒的老人,反倒被这个老人说是撞人者,结果赔偿了四万块钱。

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们也看到,在这个社会上展开了关于见义勇为是不是需要立法保护的讨论。

现在我们看到这个讨论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一方面是说要通过对见死不救进行立法,可以更好地来规范救助的行为。

而另一方面说,如果咱们通过立法进入到道德的领域,可能就会侵犯到公民的私权。

对这两种不同的声音,律师有什么看法? 杨威:刚才看了小悦悦这一段录像以后,个冲动是一定要制定一部法律,对于这些视而不见、漠视的人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让他承担法律责任,这是一个感性的思考。

我们平静下来,立法是必须要求有理性思考的,法律和道德同样都是规范人的行动,而两者的区别在于道德可以这样,也可以不这样,你不会产生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和后果。

而法律规定则不一样,法律规定的义务是必须要去做的,如果不按照强制性的规定去实施自己行为的话,可能就要承担一个对自己不利的法律后果了。

是不是我们因为就要把通过道德层面无法解决的问题、不管实现的目的,就要通过立法来解决呢?我觉得这就未必尽然了,由于如果我们扩大了法律所调整的范围,无形中就加重了大家的义务。

如果这个加重是不适当的,本应该由道德来调剂的,这样的话,就像刚才所讲的,我们就加重了大家的负担,也不见得就必定能够产生全社会道德水准普遍提高的我们想寻求的的目标。

而恰恰相反,从某种意义上说,侵犯了大家的合法权益。

所以对这个问题,我觉得应当有一个保守的态度,是否是应该说等待我们的司法实践也逐步完善了,能够对这类问题,在审判实践上,因为审判是一个的,到法庭上要有证据的出示,法院的法官要依据法律的规定来追究任何侵权人的责任。

从这18个人来看,如果我们把它简单地列为被告,可以说有什么样的证据?有什么样的法律依据?有什么样的因果关系等等一系列可能在司法实践操作过程中客观的困难和障碍,导致了我们也无法在短期内把这些见义勇为的问题,与之产生的问题诉诸法律去解决,这也是一个现实的困难。

主持人:我觉得在全社会都弘扬一个公平、正义的精神,保护见义勇为者,才能让更多的人勇于挺身而出。

在彭宇案中个人觉得媒体在舆论引导上也出现了一个程度上的偏颇,过分地夸大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