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评论:大熊猫怕的不是“恶弄”

2018-11-30 15:40:22
评论:大熊猫怕的不是“恶弄” 日前,以整天带着玩具熊猫游走于中外的熊猫艺术家赵半狄玩出了新花样:开了一场以熊猫为原创灵感的时装秀,因为把熊猫与赃官、二奶、乞丐、三陪小姐等挂上了钩而招来非议。

几近与此同时,从成都传来消息,成都将制定全球首部专门为大熊猫“量身定做”的法律——《成都市大熊猫保护管理条例》。

立法工作即将启动,法律一旦通过,“恶弄”大熊猫很可能被认定是违法行为。

在笔者的印象中,赵半狄就是一个“熊猫人”,人到哪里,“熊猫”就跟到哪里,长久以来,也许是“人因熊猫贵”的缘故,他成了艺术家。

之前他与熊猫为伴,赢得了不少人的喜欢,但这一回,他不慎“恶搞”了熊猫一下,立刻招来了包括专家在内的很多人的批评。

好在赵半狄的“恶弄”是在“熊猫保护管理条例”立法之前,否则可就“违法”了。

作为世界珍稀动物、活化石,大熊猫是国宝的事实毋庸置疑。

而且,大熊猫的形象一直以来以乖巧可爱而为人熟知,赵半狄将其与赃官、二奶等挂钩,的确有“恶搞”之嫌。

不过,按照赵半狄的解释,他并无恶意,相反,他对于熊猫“始终怀着尊重的感情”,“我宁愿恶搞人,也不愿意恶搞熊猫”。

所以我理解,赵半狄的恶弄或许只是个玩笑,并没有“无耻到某种地步”。

自从电影《无极》中出了个引发血案的馒头,“恶搞”就风行起来,恶搞者风流潇洒,被恶搞者恼羞成怒,轻则破口大骂,重则告上公堂。

他们骂街和告状的理由都很充分,比如指责对方人身攻击,破坏形象等等。

像此次大熊猫被“恶弄”,就有专家质问:“你有甚么权利用这些去污染人们心目中美好的大熊猫的形象?”似乎这样一“恶搞”,大熊猫的形象就不美好了,就真的变成贪官、二奶和乞丐了。

可是,有这类可能吗?“恶弄”恐怕没有这等威力,大熊猫也恐怕没有这么娇气吧。

实际上,“恶搞”有时候是一种文化,而心平气和地接受“恶弄”,则代表宽容和幽默。

达·芬奇的油画《蒙娜丽莎》举世闻名,画中那位华贵妇人的微笑妙不可言,其经典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可是恰恰有位杜尚先生,竟然给那位妇人加了两撇小胡子。

毫无疑问,这是“恶搞”,但是在欧洲观众的微笑中,蒙娜丽莎依然完美,长胡子的蒙娜丽莎也成了一道风景。

而且,正因为观众的宽容,杜尚、达利们不断涌出现,西方艺术迎来了超现实主义。

在我们中国,也有类似的“恶搞”文化。

车胤囊萤、孙康映雪的故事与悬梁刺股一样,被读书人传说了上千年。

可是到了明代以后,一名作家却“恶搞”了这两个经典,他写了篇小故事,大意是:车胤囊萤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