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盛大聰明反被聰明誤

2019/05/03 来源:晋城信息港

导读

有媒體報道,盛大絡將考慮暫時終止與中國電信旗下互聯星空的合作,關掉互聯星空卡充值盛大游戲接口,緣由是互聯星空卡的低折扣擠占了經銷商的利益。盛

有媒體報道,盛大絡將考慮暫時終止與中國電信旗下互聯星空的合作,關掉互聯星空卡充值盛大游戲接口,緣由是互聯星空卡的低折扣擠占了經銷商的利益。盛大與互聯星空一向交好,且曾在IDC租用、服務器托管及游戲代收費等方面從中國電信受惠匪淺,如今卻試圖將互聯星空拋在一邊,必有所圖——這本也無可厚非,但盛大方面給出的“折扣太低”的理由,卻不能使人信服。

如所周知,创业之初的盛大只有50万美元启动资金,由于靠着上海电信为其免费提供的IDC,和后者纯属义务的推行和宣传,才有了盛大后来的如日中天。到2003年9月,盛大开始通过互联星空出售部份游戏卡,并逐步发展为互联星空的SP厂商,1年来,盛大的收入中有大约10%是通过互联星空实现的。

那么,这一原本是彼此互惠的合作,何以会成为盛大单方面反目的诱因?

利益驱动

在与互联星空合作之前,盛大的虚拟卡主要依靠esales销售系统向经销商出售,再由经销商转卖给用户。因为免除了代理商环节,盛大借此牢牢地控制住了终端用户,并使虚卡的出卡量大大超过了实卡——后者走的还是从首代到市一级代理再到吧或报亭的传统代理老路,给了代理商以更大的自由度。

后来的发展证明,esales系统是盛大在起步阶段走出的漂亮的一着棋,不仅借此将《传奇》运作为中国钱的络游戏,也令盛大成为兼运营商与渠道商于一身的游戏厂商。

与盛大创业初期中国电信在IDC租用、服务器托管上的雪中送炭不同,去年9月互联星空与盛大的合作,则属于锦上添花。但这个所添之“花”越开越大,终究占了盛大游戏卡总出货量的1成。果然如此倒也罢了,可坏就坏在互联星空不光扶持盛大一家游戏运营商,举凡国内做得较有起色的运营商,如九城、腾讯、联众、光通等等,都被互联星空不分轩桎地拉至麾下,彼此享受同等待遇。这自然令互联星空SP的盛大耿耿于怀。更要命的是,随着互联星空作为渠道商和平台商的地位日益凸显,渠道优势——盛大的命根子之一,开始遭到冲击。

不光如此,互联星空还于经营代收费产品之外广泛连横,旗下聚集了360多家合作伙伴,逐步为用户提供包括影视、音乐、教育、杀毒、邮箱、聊天等在内的多种应用内容。其中,光是旗下结集的络游戏就达四十多款,棋牌类游戏则多达100多种,如此种种,焉能不令盛大警惕?

于是,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盛大单方面宣布停止和互联星空合作,尽管互联星空不过是一个代收费平台,一个卖场,既不做内容,也不做运营。

其实,熟习盛大发家史的人对此作为其实不奇怪。此前,在与传奇的原创者韩国Wemade公司的权利金官司以及随后Wemade就《传奇世界》对盛大的知识产权诉讼中,盛大的逐利本性已有流露。

虽然眼下Wemade的官司已了,盛大又顺利续约《传奇》,但因为诚信度遭Wemade质疑,盛大却没有能够拿下《传奇3》的运营权(被光通取得),而且,盛大自主研发的《传奇世界》的版权纠葛也还存在变数。在此节骨眼上,盛大何以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与自己的主顾诀别,令人殊为不解。

聪明误

在盛大方面看来,中止与互联星空的合作,就可以消解后者在渠道上继续坐大的机会,避免其进一步瓜分日趋增长的渠道利益。殊不知盛大在渠道上是得益了,却忽略了一旦互联星空作出回应,重新审视与盛大的全盘合作,盛大辛苦经营多年才得以建立的市场预期将大打折扣,乃至如海市蜃楼般瞬间消散,成为名不虚传的纸上财富。

不妨假想一下,如果中国电信将盛大租用的IDC全部停掉,盛大将会怎样?一种可能是去租用通的IDC。但通的本地只覆盖北方十省,要想由此覆盖到南方21省(盛大主要的利润源泉)的络并保质保量,并非易事。何况与ADSL或者账户直接捆绑的代收费方式,目前在北方十省市还没有做起来。而除了电信和通之外,其他IDC的覆盖率更瞠乎其后。

另外,作为一个宽带的移动梦,互联星空还是中国电信占据未来3G市场的一记“杀手锏”。一待中国政府给包括中国电信在内的电信运营商发放3G牌照,互联星空将近水楼台先得月,而身受其惠的首先会是那些与之合作的ICP和ISP。失去了互联星空支持的盛大届时是否还能保有先行优势,就很难说了。

反过来,假如双方停止合作,互联星空会损失甚么呢?不过是每一年的IDC租金、服务器分成和代收费分成,充其量不过5000万元;而中国电信去年一年的收入就达1500亿元,相较之下,不过九牛一毛。况且,少了一个盛大,还会有更多的游戏厂商加入进来。

曾成功取得《传奇3》授权的光通就是一个例子。近,该公司正与美国电子艺界(EA)秘密接触,就并购事宜进行洽谈。如果谈判成功而EA由此一步踏入中国市场,对盛大而言利好利坏,就不言自明了。

固然,盛大的地位眼下还无人可以撼动,就营收而言是如此,就研发实力而言也是如此。据报道,在2004年,盛大的工作重点已经放到络游戏的研发上,将推出的自主研发的游戏包括《神迹》、《梦幻国度》、《三国豪侠传》等4、五款,而不久前盛大自主产权的《英雄年代》也已面市。不过据业者称,《英雄年代》自推出后市场反应并不见佳,同时人数低得可怜。换言之,盛大还在吃《传奇》的老本(后起的《传奇世界》由于太像《传奇》了,可视为《传奇》系列)。

与此同时,盛大一直引以为豪的esales营销模式也面临着诸多变数。随着政府对吧的整理越来越严厉,吧的数量正在锐减,另一方面宽带入户的比重则正在增加,从而对直接诉诸吧的esales营销模式造成了冲击。

自从在纳斯达克募集了1.5亿美元以来,手握巨资的盛大可谓雄心勃勃,前后脚收购了盛大新华、数位红软件、美国ZONA公司、边锋软件等多家游戏企业,并战略投资对战游戏平台运营商浩方,风头一时无两。但据业界风传,迄今为止除了盛大新华之外,其他收购到盛大旗下的公司业务进展并不乐观。没法想象,当盛大刚刚完成系列购并而尚未对其进行整合之际,当对手环伺而竞争格局并未尘埃落底之际,失去了互联星空和中国电信支持的盛大将何以自处。

这样看来,或许可以猜想,盛大并非真的想撇开互联星空,独吞产业链,而无非是想在中国电信那里争取到更多的资源支持和政策倾斜。一句话,所谓消除合作云云,不过是为讨价还价放出的烟幕而已。但采取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讨价还价,却是有点聪明过头了。

微信收费三大电信运营商涉嫌双重收费
沭阳县多举措推进省级创业型城市建设
球迷吐槽火箭还好林没上不然又背黑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