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信息化战争中航天支援成为体系作战脊梁图

2018-10-29 12:16:25

信息化战争中航天支援成为体系作战“脊梁”(图)

俄军一架图-22M战略轰炸机被格军击落  俄格冲突中为什么俄军“虽胜犹憾”?  2008年8月8日凌晨,也就是第29届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格鲁吉亚军队突然进攻南奥塞梯及俄军维和部队,用时不到13小时,攻占了首府茨欣瓦利。当日下午,俄联邦总统做出将格鲁吉亚军队逐出南奥塞梯的决定。经过5天激战,格军被打回原地,损伤不小。可是,强大的俄军也遭受很大损失,除人员伤亡外,还被格鲁吉亚防空兵击落了至少4架战机,其中包括1架图-22M战略轰炸机。  “俄格5日冲突”后,俄军内外纷纷分析战况,俄国防部和总参谋部认真总结行动中出现严重问题的原因,对外公布了8条教训,其中——竟有多达6条与缺少航天支援有关。  例如,开战前,俄军没有使用卫星等侦察手段对格军进行监视,完全没有预料到格军的大规模袭击行动,使得格军在较长时间内掌握着战术主动权。开战后,俄军侦察效率低下,未能及时发现敌人意图,地面部队几乎是盲目地进入战区,并因此立刻遭到了迎头痛击。  同时,俄军防空力量动作迟滞,致使格军战机在战争初期可以肆无忌惮地轰炸俄军部队。俄军的武器装备也“老眼昏花”,许多坦克缺乏卫星通信、导航设备。更令人意外的是俄军通信状况极为不佳,俄罗斯指挥官中的许多人只能用自己的移动与司令部保持联络。由于俄军没有使用电子侦察卫星进行侦察,未能精确掌握格军防空系统的位置,格军的C-200防空导弹系统成功发挥作用,击落俄军多架战机,并迫使俄军在后半程作战中不得不谨慎使用战机,空中打击能力大大下降。  综上可知,俄军在作战全程中根本没有得到有效的航天支援。俄罗斯是世界航天大国,卫星种类齐全,数量不少,质量较好。为什么俄军在作战中竟然在很大程度上处于“盲动”状态,遭受意外损失?其原因值得我们深思,教训值得我们警醒。  观察·镜鉴  多维中的一维  航天支援成为  体系作战的“脊梁”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几场局部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一次又一次地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每次局部战争之前或之中,很多军事专家都对战争的进程和结局做过预测或预言。可是,每次战争的结果都和预言差距甚大。其原因可能很多,但大都与对航天力量支撑军事信息系统,促进体系作战能力飞跃的认识不足、不深有关。  信息化战争的基本特征是系统对抗、体系作战,信息化战场是“陆、海、空、天、电”多维战场。大量信息化装备构成一个信息络系统,把广阔的战场、众多的力量、复杂的行动结为一个整体进行联合作战,表现出不同凡响的体系作战能力。而在“陆、海、空、天、电”之中,“天”无疑是的一“维”;航天力量以其毋庸置疑的高位优势、速度优势和功能优势,正在成为世界军事的制高点。  据报道,海湾战争中美国使用了56颗卫星;科索沃战争中使用了78颗卫星;阿富汗战争中使用了94颗卫星;伊拉克战争中,则使用了163颗卫星。这些军民卫星支撑的军事信息系统,提供了及时准确的侦察、监视、预警、通信、导航、定位、气象、测地等作战信息和通信服务。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信息和服务,海湾战争中,“爱国者”才能在几分钟内升空,多次成功拦截“飞毛腿”导弹;阿富汗战争中,美军才能坐镇国内的安德森空军基地,遥控阿富汗上空的无人机以及指挥F-15战斗机空袭阿提夫的车队,实施空中“斩首”。航天信息支援下的空中打击,充分显示出“发现即摧毁”的体系作战威力;航天力量及其信息系统,当之无愧地成了体系作战的“脊梁”。[1][2]下一页航天力量支援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示意图  多环中的重一环  体系作战呼唤  军事航天体制创新  体系作战中的航天力量应用,涉及航天装备、航天部队、军兵种部队航天应用装备和航天指挥体制等许多环节。在具备航天装备、航天部队之后,航天指挥体制就成为这许多环节中的重一“环”。分析美、俄两国军事航天指挥体制情况,对于借鉴他山之石,建设科学高效的军事航天体制,具有重要的意义。  美军的航天指挥体制,主要由军队航天指挥机构、军种航天指挥机构和航天部队等组成。其中,空军航天司令部管理和操控了美军航天力量的主要部分,负责为北美防空防天作战、海外战区联合作战提供航天信息支援。美军的航天指挥体制,结构稳定,责权明确,协同简便,指挥效能较高,所以航天军事信息应用快捷高效,在历次局部战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俄军航天力量的指挥管理和使用权,则主要集中在高级领导机关的几个部门和航天兵部队。航天发射与测控部队、太空防御部队都编制在航天兵内。空军、海军只建有一些航天训练中心、实验中心、航天通信导航中心,而陆军、战略火箭兵和空降兵则未设立任何航天专职部门。这样的体制结构下,航天力量控制权高度集中,不论是那个军种、兵种还是下属的作战部队,要想获取航天信息支援,如果协调渠道不畅,航天支援难以及时有效。  因此,尽管俄军卫星数量不少,性能较好,但在2008年俄格军事冲突中,既没有提供航天侦察情报,也没有提供航天通信和卫星导航等支援。同样,在前几年的车臣反恐战争等军事行动中也没有发挥出应有作用。对照俄军的航天实力,可以说俄军在战场上缺少航天支援,无法形成体系作战能力,主要原因即在于航天指挥体制问题。  多战中的强一战  空天一体战牵引  体系作战概念升级  体系作战,仅就作战空间的角度而言,就有信息一体战、空地一体战、空天一体战等多种概念分类。航天力量成功应用于实战特别是空中作战,使空天一体战的概念笼罩着一道道光环,因此也更加倍受世人瞩目。  比如海湾战争,参战飞机1300多架,总出动量11万架次,平均日出动2600架次,多国部队的作战飞机分布在海湾地区的30多个机场和6艘航空母舰上,飞行涉及122条空中加油航线、600多个限航区、312个导弹交战空域、78条空中攻击走廊以及6个国家的民航航线,对伊拉克近800个目标进行空中打击。如此复杂的空中打击,却实现了攻击链不断缩短,打击精度不断提高,对于控制战局,速战速决,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究其原因,主要得益于航天力量提供的战场信息,对空中作战的支援及时、全面、准确、有效。  而离开航天支援的空中作战,如俄格冲突中的俄军先进战机,却在敌人的突袭之下丧失了先进的功能。俄军的“虽胜犹憾”,又从反面提醒着我们:空天结合是大势所趋,空天一体战作为一种新型作战形式,将在未来战争中展现更大的威力。目前,空天结合还只是在信息层面上实现了初步结合,却已经在构建军事信息系统、形成体系作战能力和提高空中作战效能方面显示出巨大作用;今后,随着空天装备和信息系统的发展,空天一体战还会向高级阶段的结合迈进,并将有力推进体系作战概念的深化和发展,如防空防天作战一体化、空天对地作战、空天对天作战等。  在这方面,美军又一次走在了前面,他们已连续采取多项措施,大力发展空天作战能力,如制定全球快速打击计划(CPGS),连续试验“X-37B”“X-51”新型空天飞行器以及“猎鹰HTV-2”高超音速飞行器等。世界许多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也开始积极发展自己的航天事业,谋求改善空天力量结构和作战能力。  (本文作者单位:空军指挥学院,图片合成:仓小宝)  抢占未来战争制高点  航天力量作为信息时代军事力量重要的组成部分,已经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重视航天力量建设,是世界各国军队抢占未来战争制高点的重要建设方向之一。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大家向着同样的目标前进,差距却难以避免。有人跑得快,有人跑得慢,有人看似在跑却在原地踏步……于是,同一目标下就出现了不同的状况,而我们也看到了各国军队的不同表现。  在近几场局部战争中,美军变着花样把航天打击力量运用到战场上,一次次让对手摸不着头脑,也一次次让旁观者大呼意外。可能有人会说,那是因为美军军事力量一边倒地强于对手。这一点不可否定,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美军有一整套建设和运用航天力量的体制机制,高效流畅的指挥让他们一次次称雄战场。反观俄罗斯,尽管也头顶航天强国的光环,但他们的运行体制却并不顺畅,原本以为对他们只是“牛刀小试”的俄格冲突打得非常艰难,把一场信息化战争打成了低水平的机械化战争。  这不能不令人深思。考察美、俄在航天力量运用上的差距,许多军事专家都认为:体制的差异是本因。  在俄格五日冲突中,俄罗斯军队也有强大的航天力量,也有众多的情报和信息来源渠道。然而其部队的作战体制、指挥理念没有及时更新,导致部门协调不通畅,命令和信息传递慢半拍,更为重要的是,航天力量几乎被当做其武装力量的“贵族”,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这使部队作战时难以迅速获取宝贵的信息支持。可能也正是在俄格冲突受挫的教训下,俄军于2009年展开了大幅度的体制编制改革,重新塑造面向21世纪的新型军队,重拾俄罗斯的大国信心。  善于从自身失误中吸取教训者难能可贵,而善于从别人的教训中吸取营养则堪称高明。当前,我军转型建设正处于关键时期,武器装备的发展日新月异,军事战略和理论创新成果丰硕、渐成体系,然而,我们的体制机制是否与这些变化相适应、相协调,指挥机制、指挥层级是否能够达到信息化战争高效、快捷的要求,部门协调配合是否能协同统一、顺达通畅,信息资源是否可以共享运用、直指末端,各作战体系是否可以达到高度融合、无缝链接,尤其是作为信息化建设制高点的航天力量在空军作战运用中究竟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这一系列问题,都值得我们深入思考。(杨春源)

前一页[1][2]

塑钢草坪护栏
广州废铝回收
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加工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